三毛的诗歌《远方》原文内容(三毛的诗歌《远方》原文及赏析)

“远方”的故事在世间上演了一遍又一遍,苍穹之下的追逐者在仰望星海时不 觉得思量:何谓远方?人们于洪荒之年汲取芳华,于天地之间开辟远方。逃离混沌世界的人,脱俗、明媚、不忧伤。他们于心之中寻求远方,于行之中碰触远方,于静夜之时重新解读远方。

远方是《瓦尔登湖》,是心灵的栖息之所。古老的湖畔讲述着独居者的故事,那是一个孤独,深沉的灵魂,在湖边静静锤炼着内心。他挂着“疯狂”、“孤僻”、“避世”的标签在瓦尔登湖边规划着自己的人生。“避世”又怎样?这只不过是给心找了个家罢了。这个灵魂是梭罗,他不会客,不结友,浸心于苍绿之中,求解真理。“一个人如果活得真诚,就一定会活在一个遥远的国度。”梭罗努力挣脱俗世的羁绊。挣扎,沉思,醒悟,逃离,安定。如若有所期待,总有一个地方会是你的心要栖息的国度。那里真实而自由,那里也将会是你心灵的栖息地。

远方是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是孕育梦想和寄放情感的圣地。是古老而庄严的沙漠,是三毛流浪文学的故乡。当三毛把情感,求知欲,灵魂的尊严放置在撒哈拉时,“流浪”二字便随三毛去往了那里。心之所向,心亦相随。于是便有了那一场没有边际的流浪。那里的沙,迷幻而永恒。红的,黄的,赭的沙粒为三毛静静地铺展着去往圣地的路。“我是一个像空气一样自由的人,妨碍我心灵自由的时候,绝不妥协。”三毛如是说。心里有了远方的模样,脚下便会不由自主地去寻找。所谓远方啊,不过是人寄存情感和安放灵魂的地方。

远方是《诗经·草虫》里的思慕之人。心里寻找远方时,一时不得安宁。在迷惘与孤寂中流离,怕悬着的心哪天就落下来了,摔个粉碎。可是,又有人因为不甘心,而苦苦追寻。“陟彼南山,言采其薇。未见君子,我心伤悲。亦既见止,亦惕止,我心则夷。”女子在心中演着一场苦情戏。登南山,见君心安,不见则心不静。有时候,心里的远方,其实就是一个人罢了,一个可以让自己颠沛流离的心安定下来的人。

远方,是心的栖息地,是情感的寄存所,是思慕之人,或许还可以是什么。“德者,人之端也”,“以德辅此,则明主也”。德是古仁人追寻的远方。所谓远方,便是治世之道。殷纣王虽“有命在天”却失德失民心,子民们所期望的德治在纣王那里不过是幻影。于是,在人们心中“君王之德”便是远方。

所谓远方,最初的模样滋生于心中。人们谓之曰:梦想,经过尘世不断的考量与覆尘,变得模糊与遥远,所以才会有了远方之说吧!但是,心,寻求栖息之地是不易的,虚无的吗?心,寻求心安之人是遥远的,是梦幻的吗?心,寻找仁君德治是离谱的,可笑的吗?大概都不是。如若梦想不被尘世之尘覆灭,那么由梦变成的远方是值得期待的,那是灯塔,总会有人一直走在追寻的路上的!

其实,远方啊,是于洪荒之年开辟的圣地,集天地之灵气,是一直滋养你希望的地方!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yunyixue.com/15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