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东家包子加盟费(乔东家包子铺)

乔致庸有一个梦想“汇通天下”,让银子在全国流通,惠及每一个生意人。但是因为得罪了朝廷,被圈禁于山西老家,没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那这么办呢?梦想总不能搁下。大脑一拍,找人,找个大掌柜。

千方百计,选了一个被各家商号追捧的人,潘为严。乔大东家给了潘为严足够的礼遇,潘为严被感动承诺一个月后当大掌柜。

按理说后面没啥事了,人找到了,潘大掌柜上任即可。然而潘为严一个月后见到乔东家说的第一句话:是我不能当大掌柜,今天我是来辞号的。

站在一旁听的总店曹掌柜一脸懵,说这不是说好的吗?怎么就变卦了呢?

潘为严说出原委,这一段实在是精彩。

首先,乔东家在物色人选的时候,就知道潘为严与自己有同样的梦想,这个很重要啊,要知道说服一个人跟自己有一样的梦想并且去做,是非常艰难的,一开始乔东家和孙茂才是何等的铁关系,然而在这一点上始终无法一致,分道扬镳不算,还成为了阻碍。

所以,潘为严有“汇通天下”的梦,两人的远大目标是不谋而合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说白了就是没有乔东家,潘为严自己也要做。

其次,就是放权的彻底性。潘为严经过民调,发现乔致庸虽然是东家,但实际上是乔家最大的大掌柜,也就是说东家是干具体事情的并且一直冲在第一线,那么现在虽然他口头上讲让潘为严来代替自己,但一贯的忙碌不会戛然而止,会本能的忍不住出来干涉。

潘为严就是看到了这点,不但东家会出来干涉,而且这样下去势必做不成事情,从而耽误了乔家。

乔致庸承诺,彻底放权,绝不干涉。

再者,那乔致庸彻底放权后,是不是就不管不顾了?那肯定也不行,这毕竟是乔家的生意,乔大东家非常认真的询问:如果我彻底放权,你会怎么做?

潘为严提出了“北存南调”方案,将北方王公大臣们的富足的银子存起来,放贷给南方急需用钱的做生意的人。

不仅交流了方案,而且这个方案跟乔致庸之前的只是在生意人之间,实物银子和银票之间汇兑完全不一样,另因为这个方案是潘为严自己的想法,那么在乔东家同意后,潘为严将自觉担起责任,不需要乔东家花额外的精力去监督,也能做好,还能比传统监督的方法做的更好。

后来,一段故事也相映成趣,乔东家的长随长栓,像眼线一样定期给乔东家汇报,说潘大掌柜花大价钱进了庆王府结交了庆王爷,又把哪里的柜号给撤了,乔东家都无动于衷,这个要是没有之前的彻底放权,绝不干涉的承诺,以及后续方案的充分讨论,乔东家要想稳坐钓鱼台怕也是坐不住喽。

最后,充分沟通了目标,彻底放权,实施方案后,还剩什么?绩效的评估,四年一账期,也就是以四年作为一个周期,乔东家会看看潘大掌柜做的怎么样?有没有偏离目标,有没有取得很好的进展?

当然这里讲的是四年为一个周期,但这个实际也可以依据于你授权的人的工作的成熟度灵活调整,如果乔东家四年后发现潘为严做的不好,那可缩短时间到两年甚至更短,如果发现做的很好,甚至可以压根不管,就拿分红就好了。

截止到这里,乔东家和潘大掌柜的授权事宜全部完美结束。目标,方案,监督全部沟通完毕,实际想想如果不是潘大掌柜借着辞号的说法把这些沟通清楚,那么实际情况极有可能要么乔东家忍不住中间干涉,要么当个甩手东家,潘为严失去了约束最后一事无成。

那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授权的两方想看到的。

另外说个题外话,乔东家在把生意全权交给潘大掌柜以后,人一下闲了下来,失去了意义,有时给农民喂牛,有时躺平在家里,其实作为领导者也罢管理者也好,手上可以留点“存货”,这样当你找到了合适的人选把自己手上的事情交出去后,可以有大把的存货来做,也避免了自己太闲忍不住又会伸出干涉之手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yunyixue.com/21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