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渣攻是谁排的(四大渣攻 段子君)

四大渣攻是谁排的(四大渣攻 段子君)

你怎么还没走?冷冰冰的一点温度都没有,多安缩在门口仰头看他,感觉自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狗,经历了千辛万苦自己又找到了家门,可是主人并不欢迎他。

多狼狈啊,多安心里自嘲。

他想起身,可是缩着太久,腿脚都麻了,他踉跄向前一步,没能站起来,单膝磕在了地上,刚好磕在两人的面前。

多安看着眼前的板鞋和高跟鞋,明明阳光透不进来,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刺眼?

板鞋没有多作停留,从多安的身旁跨过,高跟鞋紧跟其后,却像是走不好道一样偏了一步,刚好踩在多安想抬起的手上。

指尖传来钻心地疼,多安咬着唇抬头恶狠狠地看着妆容艳丽的女生。

这女生名叫桃桃,是盛满之前众多绯闻女友之一,“哎呀,满哥,多安好凶啊,盯着人家看,人家好怕。”

盛满听见后脸色更阴沉,一刻也不想看见地上的人,“赶紧滚。”

说完盛满就拉着桃桃的手进了屋,门却被卡住没能关上,盛满拧着眉回头看到一只被夹红的手。

多安额上有渗出的细汗,因为疼痛而脸色惨白,“盛满,我们聊一聊好吗?”

许是因为那通红的手指,惨白的脸色,或者卑微的乞求,盛满松开了把手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快说,说完了就赶紧走吧,我还有事。”

盛满不耐烦的语气让多安脸色又白了一点,还有事,还有什么事,多安不用想也知道,他不想看见这张床上还有其他人,这是他们在一起后才租的房子,这张床上只有过他一个人,他不想看见也不想想象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人跟盛满一起,躺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。

多安倔强起来,“你让她走!”

桃桃嘟着嘴,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躲到盛满身后,“满哥~”

盛满揪住多安的衣领往后用力一堆,“你TM是不是有病,我说了有话快说,说完赶紧滚!”

多安后腰撞上玄关柜,闷哼止在了牙关,“你让她走,别再跟她牵扯,她根本不爱你!”

“她爱不爱我关你什么事?!你TM圣母心啊!”

“满哥~你能不能让他走啊,他烦不烦人,一个男人磨磨唧唧的,他是喜欢你吗?”

“对!我爱他!”多安回的是桃桃的话,眼睛却看着盛满,一字一顿倔强地开口,“我,爱,他!”

他们在一起时盛满说不喜欢公开,没有人祝福,没有人知道,可是他多安谈恋爱怎么了?!他就要光明正大地说喜欢!光明正大说爱!

那好看的蓝眼睛里写满了哀伤,像是最清澈的玻璃海,孤注一掷地表达着爱意,可是听者没有心,冰冷得打破平静的海面,“我不爱你,我,厌,恶,你。”

我,不,爱,你,我,厌,恶,你……

多安刚才还倔强的眼神暗淡下去,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眼帘,他喃喃道:“我不信,你骗我,你骗我!你只是在说气话,你明明答应的,明明答应的!”

他再次睁开眼,眼底已经有了红痕,“我哪里不好我改行不行?你不要说这样的话,我不想听!”

盛满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,“我再说一次,你走还是不走,再不走不要怪我做得难看!”

“我不走,”多安咬牙,“我不会走,你想都别想!”

“多!安!”盛满的声音里有浓浓的警告,“我给你机会,你现在走,别逼我撕破脸。”

多安觉得可笑,他有什么值得盛满撕破脸的地方,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到今天这种地步。

桃桃在一边貌似很震惊地捂住了嘴,“满哥,你不会真跟他有什么吧?”

盛满冷酷的一扬眉,“怎么可能,如果不是他每次都用那种腻歪的眼神看我,直勾勾地就差写明了说他有多喜欢我,他这么缺男人,你满哥我反正精力旺盛,所以就满足他咯。”

桃桃刚放下的手又捂住了嘴,眼里是满满的嫌弃和好奇,“不会吧,满哥你又吹牛骗人家,多安长得这么好看,女朋友挑都不用挑就会有人送上门,我真不相信他私底下是这种人,别说我不信,学校所有的女生都不信啊!”

盛满搂住桃桃,“你满哥什么时候骗过人,给你看看他是怎么浪叫的,比女人的声音都动听,你也学着点。”

一段暧昧的录音从手机里传出来。

什么时候录的!盛满什么时候录的!他为什么要录这些东西!

多安颤抖着扑过去,唇角已经咬出血丝,“关掉!关掉!!”

盛满抬高手臂,眼神轻挑地看着多安,一丝温情都没有,多安只觉得不认识他,只觉得他像地狱里的恶魔,错了,全部都错了,这不是他的盛满!

声音还在放,多安面色惨白,“关掉!我走,我走!”

“滚,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。”

多安死死盯着盛满,想从那张绝情的脸上看到往昔的温柔,可是没有,除了厌恶和嫌弃什么都没有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

多安不死心,最后一次开口问,“你答应我在一起的,也是假的吗?”

盛满的声音混在欢爱声里,讽刺而绝情,“我只是问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。你就跟我表白了呀,搞得我很意外哎。”

“然后……然后你说了那我们就在一起吧!”多安清楚记得盛满是答应了他们在一起,不是他做梦,是真的!

“对啊。”盛满一摊手,“我跟你在一起了呀,七天七夜,还记得吗?你可真浪啊,我床单都换了好几套了,你还不知足吗?”

“盛!满!”多安再也控制不住吼了出来,这一声撕心裂肺,声音已经哑了。

“多!安!收起你这副可怜模样,我不吃这一套!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对那些傻子才有用!对我没用!我告诉你我讨厌你什么,我讨厌你一边说不喜欢,一边又勾搭我的妞!那是我先看上的知不知道,朋友妻不可欺,你个老外懂不懂!做人基本道德懂不懂!”

多安目瞪口呆地听着盛满的控诉,“我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

“你没有?你没有豆豆是谁!”

多安一下子被点了穴一下,豆豆……

“我,我可以解释的,你听我解释……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多安乞求地看着盛满,看着盛满满脸的怒意,他现在解释盛满还听得进去吗?

录音还在放着,他的声音已经带着口腔,本来应该是属于两个人的私密场景被公然放出来,

多安够不到手机,眼神里都是悲痛,“盛满,我求求你,关掉行不行,我求求你!”

桃桃在一边双手捂脸,“哎呀,羞死人了,这个人家怎么学得会,多安也太浪了,我从来都不知道排名第一的男神是这副面孔,这以后是姐妹相称吗?满哥,你以后不会嫌弃人家吧?人家可不会这样叫。”

“怎么会,”盛满伸手摸上桃桃的脸颊,“他叫是变态,你叫则是春色,没办法比。”

多安没再听两人的对话,也没有再看他们打情骂俏,他像一个失去了魂魄的木偶,机械地走了出去。

外面阳光正好,多安却满心疲惫,浑身都酸痛得厉害。多安以为盛满是没有经验,以后时间久了肯定会细心体贴,原来不是,原来他只是不被爱……

只是不被爱,多可笑,他的笑在盛满那里一文不值,他只是个心机男,可是他怎么会是个心机男,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盛满以外的任何一个人啊!

他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,爱到最后只是这个下场,他在盛满眼里只是个浪货!

盛满当着外人的面可以毫不留情地耻笑他,他在盛满的心里真的一丁点份量都没有,一丁点都没有,没有。

多可笑啊,他还觉得自己是特别的,还觉得盛满收了心只爱他一个,还觉得盛满只是寡言少语,不习惯表达自己的爱意,所以才会一直一句喜欢都没有。

原来他是真不喜欢,不仅不喜欢,还厌恶他。

那些声音当时有多甜蜜,现在被放出来就有多刺耳,一直回荡在多安的脑海里,一遍又一遍提醒他,告诉他那些不是欢爱,那些只是耻辱。

多安觉得冷,身上的伤像是发炎了,在外面冻了三天又染上了风寒,应该是病了吧。

或许是梦,睡一觉醒来就好了,睡吧多安,睡吧……

他自己安慰自己,把身子摔在硬板床上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……

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,多安看了一下时间,4月4日7点,自己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。

他伸手摸了摸额头,有点烫,看样子是发烧了。

今天都4月份了,时间过得可真快,转眼他来到平都港都两年多了,4月4日。

多安突然想到什么直挺挺地坐了起来,4月4日,他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!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yunyixue.com/23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