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佛海简介(“汉奸王”周佛海:一个道德堕落的人,压根儿配不上那个“佛”字)

湖南被成为“中国的普鲁士”,走出了无数有血性、有骨气的革命者,而同样是湖南人的周佛海则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变节者。他的一生充满了贪污腐败,政治投机,心胸狭隘,争权夺利,最后也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,名字中的“佛”字真是讽刺。

一、“玩票”似的马克思主义者

出生于1897年的周佛海,是破落官僚家庭出身的穷学生,由湖南省官费派出赴日留学,毕业于鹿儿岛高等学校(相当于高中),升入京都帝国大学学经济。这段留学日本的经历,成为他后来卖国投日的资本之一。

周佛海简介(“汉奸王”周佛海:一个道德堕落的人,压根儿配不上那个“佛”字)

周佛海

但这时的周佛海,只有20多岁,正是青春热血的年纪。在日本期间,周佛海对改造人类社会的共产主义革命发生兴趣,开始信仰共产主义,并凭借着旅日共产主义小组创建者的身份受邀出席1921年的“一大”,成为唯一一位从海外回国参会的代表。可以说,这时的周佛海只有24岁,对自己的前途没有清晰的规划,完全是凭着个人兴趣,接触到马克思主义,在无意间成为能出席“一大”的元老。

这时的周佛海,年纪轻轻已经显露出了沉迷享受的缺陷,他没有将革命看成是一项严肃的事业,如果“一大”不是在上海召开,周可能都懒得来。另一位“一大”代表刘仁静回忆到:陈公博(另一位代表)与周佛海是另一种类型,他们不是专程来开“一大”的,陈带着夫人顺便来到上海度蜜月,住在豪华的大旅馆,举止阔绰。刘仁静能将陈与周并列,足以说明周佛海完全是把“一大”作为旅游项目来看待的。

可以想见,出身于旧官僚家庭的周佛海,从小应该是衣食无忧的。他既不能像其他出身于农村的农民领袖一样切身体会民生的艰难,也没有参与领导学生运动的经历,这样一位从小成绩优异、顺风顺水的小公子哥,是不大容易对变革社会产生热情的。得到去上海出席“一大”的机会,也不过是有了一个见识花花世界的借口而已,开会反而是次要目的。

这种“玩票”性质的初心,后来更是成为周佛海的脱党行为的心理基础。

在成为建党元老后的第三年,周佛海就脱党了,其理由也十分随意。1924年回国后,周佛海在广东大学当教授,月薪是240毫洋。按照当时的党规,周应该缴纳70多元的党费,杨淑慧认为周的工资本来就不多,每个月都交这么多钱太可惜,就鼓动周脱党,周就真的脱了党。可见周参加一大纯属偶然,跟陈公博一样都是“玩票”性质的知识分子,没有坚定的革命信念,对当时中国的社会矛盾也没有强烈的变革决心。

还有一件小事,可以佐证周佛海的性格散漫,信仰不坚。在日本时,因为和女朋友杨淑慧同居,经济拮据,周就找来大量的社会主义外文著作来翻译,卖给国内的出版社,来满足当时国内在“五四运动”后的文化需求。但周佛海的翻译工作质量很差,译文粗糙,比如在翻译克鲁泡特金的《互助论》时,连“爪哇”这一地名都翻译错了,可见周佛海对社会主义理论并不专心,对事业和信仰远不如李大钊等同仁那样热情,这为他日后的叛党叛国埋下了伏笔。

二、生活风流,道德败坏

在1926年,国民革命达到了新的高潮,国共合作领导下的军队成功占领了华中地区

1926年秋天,北伐军到达武汉,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驻扎在南昌。周佛海想前去投靠蒋,但蒋一时抽不出时间,就让周先去武汉等他。结果,等到蒋要亲自接见周的时候,周却因为嫖妓而染上梅毒,只能躲到医院里治病,蒋到处找也找不到他。可见周的生活作风是多么糟糕,而纵观周的一生,嫖娼也是他一生的“爱好”,他把搜刮来的大把钱财都扔到了女人身上。

但这时的周佛海,还只是一个自甘堕落、花天酒地的二流政客,他所能危害的只是自己的身体。不论是蒋介石,还是汪精卫,国民党上下都轻视他,周因此迟迟捞不到实权职位。周是很有野心的人,长期在国民党内活动关系,还刻意甘当蒋介石的“理论打手”,替蒋骂汪精卫,但仍然被蒋当成一个不入流的角色。

但周佛海自己也没有想到,他的辱骂对象正是未来的新老板。他更没有想到,自己将要成为抗战时期汉奸团体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,他的野心将得到满足,个人权势和危害性也将达到巅峰。

三、祸国殃民的“汉奸王

熟悉抗战历史的读者都知道,汪伪政权内的三个最高掌权者有三个,按照地位高低分别是汪精卫、陈公博、周佛海。周的名次在陈之后,但实际上,周是汪伪政权的财政部长,大小汉奸都要靠他吃饭,周又是最先一批策动投日的人,加上之前留学日本,因此与日本人的关系很好,周就为自己找到了最硬的靠山。而陈公博的名次没有权力支撑,因此周的个人权势反而在陈之上,周得以借此大捞钱财,还让公家为他的风流腐败作风买单,其危害之广随着权势之盛而倍增。

汪伪政府在成立后,想要建立完善的统治机器。由财政部长周佛海牵头,仿照蒋记国民党的“中央银行”,汪伪政府设立了一家“中央储备银行”,在由其统治的江浙沪区域内发行新货币。但很快,这家银行就成为了汪伪高官们掠夺民膏的工具:每个银行高管都要养几个姨太太,而这些姨太们的草纸肥皂可以从银行公账里报销;银行内各局、处长都要向高管们孝敬“寿礼”,而这项费用也是可以作为公务交际费用申请报销的。作为银行理事长的周佛海更是其中的“佼佼者”。

汪伪官员都是一群背弃了国家和民族的人,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被自己的子女公开登报断绝关系,被自己在后方的亲人骂成汉奸。即使在一家政府里坐着部长、市长这样的高位,也时时有被军统暗杀的危险。这是一群在道德上飘零于主流社会的渣滓,叛国已经是他们道德堕落的最好说明,还能指望他们能在为官之路上有多高的自觉自律意识呢?汪伪“三巨头”中的周佛海,就是这样一个自我堕落、疯狂敛财的典型,其治下的财政政策对江浙沪人民危害极深。

周佛海在江浙沪地区内实行非常糟糕的经济政策,所发行的新货币“中储券”丝毫没有信用,民间仍然流行旧法币。汪伪政权在民间强制回收旧法币,造成法币也成了值钱的硬通货,于是就有汪伪政权统治下的有些人到后方收集几卷法币,回来时把钱塞到肛门里混过检查,以此来赚点钱补贴家用。而周佛海之辈通过货币回收所贪污搜刮的钱又何止千万,苏南地区一周都吃不上一顿米,周佛海却能在视察苏南时大嚼阳澄湖大闸蟹、玩上海舞女,他所挥霍的财富又是多少个小民之家的活命钱。

幸运的是,日本侵略者在周佛海投奔日本的第六个年头投降了,周佛海作威作福的日子结束了。一生都在追求权力巅峰的周佛海,通过给侵略军当走狗,享受了五年多的特权,这本来就是荒唐的。抗战胜利后,周佛海被转移到重庆的监狱,这位“汉奸王”的人生依旧荒唐,但更凄凉,年过半百,人人喊踩。

四、父不慈,子不孝,鸡飞狗跳

周佛海有二子二女,两个儿子都不齿于当汉奸,与父亲的关系也很坏,可以说是“父不慈,子不孝,鸡飞狗跳”,长子还差点要了周佛海的命,周佛海在人生最后几年又达到了荒唐新高度。

长子周少海在抗战时身处后方,因为父亲是个大汉奸而“替父受罪”坐牢六年多,因此抗战一胜利就赶来见周佛海,希望能得到家产作为补偿,但杨淑慧只给了他十几两黄金和两件饰物,周少海深恨之。另一件事则更狗血,周少海因为一个女护士马某而和父亲争风吃醋,之前的不满进化为杀心,他抢了警卫队的卡宾枪,想要杀死周夫妇,但他没有学过卡宾枪的填弹方法,还没开枪就被警卫一脚踢倒,才没有让惨剧发生。在被带出门的时候,这位大儿子边走边骂,嫌自己的父亲当了大汉奸连累自己,惹得警卫们暗笑,这出闹剧一时成为笑柄,也映射出了周佛海的人生是多么荒唐可笑。

一年多后,周少海还在写长信骂周佛海,后来他参加了蒋军,战乱中不知所踪。

五、狱中仍是少爷

周佛海作为三大“汉奸王”之一,罪恶深重,请求枪毙他的民意浪潮从来就没断过。但因为蒋介石对其有好感,感念其曾经的反共功劳,硬是把已经宣判的死刑改成无期徒刑,周佛海得以多活了一年。托蒋介石的关照,狱方还为周佛海新造了一间更大的牢房,并安排了两个人专门照顾周的生活,周至死都在享受着特殊待遇。

1947年3月27日,改判后的周佛海被收押于南京老虎桥监狱。老虎桥监狱的监房是按照忠、孝、节、义排号的,周佛海和一大批汉奸头子都被关押到忠字号监房,这也算是狱方人员的一种刻毒吧。

讽刺的是,周佛海和其他犯人虽然已经是丧家之犬,却依然享受着超规格待遇。虽然身在牢狱,但他们从来没有吃过一顿牢饭。根据周的昔日同僚袁愈佺的回忆,他们只见过一次狱方给的饭,是又糙又硬的黄米饭和一小撮咸菜,他们看了就恶心,于是坐牢的几年中就天天让家人送饭。家属们买通了狱卒,把大鱼大肉送进去,家属们给的钱越多,犯人们在里面吃的就越好,国民党监狱的腐败程度就是这样。曾经掌管过江浙沪地区的汪伪高官们没有不借机敛财的,他们搜刮来的钱在这时起了作用。坐牢多年,铁窗度日,这些犯人们不但没有受过刑,反而气色红润,有人在坐牢三年多后反而胖了十几斤,惹得他们自己都直呼世事无常、咄咄怪事。

周佛海刚刚入狱就赶上了过节,晚上7点后,“忠”字号里的汉奸们就自发拉琴唱戏。没错,监狱里还能像公园一样进行文艺汇演,酒足饭饱的犯人们靠这个打发时间!可见国民党监狱有多荒唐!

袁愈佺给狱卒塞够了钱,让家属把他的胡琴送进来,给周佛海伴奏。周混迹于戏园、歌女、舞女中二十多年,积累了一定的音乐素养,这时也扯开湖南腔唱起来,一扫丧家之犬的压抑心情,歌声缭绕,彷佛自己仍然是那个出身官僚之家的公子哥,依然风流潇洒、花天酒地。这是周在临死前的好时光。

但周佛海还是死了。周佛海和陈公博都很喜欢吸鸦片,但陈公博没有养成毒瘾,周佛海则因为患有心绞痛而经常用鸦片止痛,因此上瘾。在重庆坐牢的一年半里,没人给周供应鸦片了,每当烟瘾发作,他就坐立不安,痛苦万分,如果再伴发心绞痛就更痛苦。这时的周佛海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威严,为了纾解寂寞和病痛,也不得不放下架子跟自己昔日的下属们寒暄叙旧。根据同监狱的袁愈佺的回忆,那时的周佛海已经渐渐地不能再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对抗毒瘾耗尽了他的精力。到1948年2月,51岁的周佛海口鼻流血,彻底病死在牢房里,结束了他争名夺利、罪恶满盈的一生。

史料记载,当初蒋介石一度考虑过枪毙周佛海,最终,是周妻杨淑慧在大年初一独自求见蒋,哭着给蒋介石下跪,才救了丈夫一命。为了救丈夫,杨淑慧花光了家底,晚年终老于一间又破又小的阁楼里,对于这样一个吃喝嫖毒的丈夫,不知道杨淑慧又没有后悔过此等的付出?

周佛海简介(“汉奸王”周佛海:一个道德堕落的人,压根儿配不上那个“佛”字)

杨淑慧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zyunyixue.com/2779.html